寂镜_小么

【架空】爱是什么滋味52

初夏de约定:

上部: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图版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带卡番外1扉泉&扉镜番外性转1-32&番外


下部:51


本文架空,宇智波是狐妖,千手和漩涡都是仙人体,五影执掌人仙妖。私设:止水是镜的孩子,卡卡西是泉奈的孩子,富岳和带土都是火核的孩子,千手瓦间没有夭折。有糖有刀,糖里包砒霜~大概逃不过狗血ooc~~


1~50为上部,51开始为下部,以泉奈的谢幕为转折。


=======================================================


传闻宇智波的长老预言,这只小狐妖过不了弱冠之年,换言之,就是早夭的命格。所以富岳给他取名鼬,不知是不抱期待了,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名字一样平庸换取更长的寿命。


美琴抱着襁褓中的稚子,与富岳一起向到场的宾客问好,每家送一个御守,在美琴旁边那个侍女端着的食案上摆放整齐。这是给幼儿祈福的一种方式。


从袖中取出刚才镜偷偷塞给他的红色御守,由他送出这份贺礼意义将会不同,礼虽轻,却很能体现出诚意。这时扉间才见到了宇智波族长家的继承人,仿佛雪地里落下两颗黑珍珠,宇智波狐妖标志性的大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可惜两个内眼角都有比皮肤颜色深的印迹,像两道刻痕,联系起传闻这婴孩活不过双十年纪的预言,顿生悲凉之意。


忘了曾听谁说过,今生的胎记是上一世的致命伤。


“听说止水已经开始读书练字了,甚至能掌控查克拉,不愧是二代目大人和镜哥的孩子,将来一定是天才中的异才。”富岳客套地说,“止水可愿意多教导弟弟?”


“您过奖了。”奶声奶气说的话又不像一个三岁的小孩。


 


百日宴进行到一半,火核去了墓地,毫不意外遇见了卡卡西。


“火核叔叔。”


“你一有空就来,带土这小子估计每天都在偷笑吧。他啊,从小时候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得不得了,又搂又抱的。他很迟才学会说话,当时搂着你咿咿呀呀喊着类似卡卡西的音节,你... ...你母亲觉得这发音听起来很温柔,就给你取了这个名字,希望这个世界温柔待你。”说着,火核将一束百合放在带土的墓碑前。


秋风扫落叶,扫过卡卡西银白的碎发,护额下,秀气的眉毛就快要皱到一起了。


“根据战况理性选择撤退你没有错,卡卡西,为守护重要的同伴而牺牲的带土也没有错,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今天是带土离开的第一个一百年,即使是对我们妖怪来说,一百年也很漫长的。”


“是的。”卡卡西点点头,又看见火核手里也还拿着一束花,显然还有要祭拜的人。


“去看看她吧,今天也是她的忌日。”


“好。”


未曾谋面的母亲和带土凑巧同一天过生日,又恰巧同一天过忌日。


小时候卡卡西会追问火核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火核只说了一些他母亲的事。渐渐的,卡卡西不再追问,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是孤儿的现实,强压下对未曾谋面的父母的好奇,对父爱母爱的渴望。那时他偷偷地想,至少还有带土,虽然又笨又懒散又爱哭,但很善良很温柔。


与墓园里雕刻光滑的墓碑不同,河边古树下的两座坟墓只是用河底石堆砌,这种坟墓里面是没有埋尸首或骨灰的,只是寄托思念的一种形式。


“我和带土母亲决定出去走走,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才会回来,关于你的父母... ...”


“其实我也能猜到一些,我父亲应该还在世,但既然母亲不希望我知道,我就不会再追查。只是我猜不出旁边的墓碑是谁的,既然我父亲还活着。”


火核与他对视了一眼,又低下头盯着另一个无名冢,“是你的兄长或姐姐。”


火核用了“或”,证明性别未定,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


“卡卡西,希望下一个一百年之前你能放下所有悲伤过往,遇到彼此相爱的妖结婚生子。她和带土都希望你能幸福的,不要让他们担忧。”


火核自始至终都用女性的称谓来称那个人。

评论

热度(58)

  1. 寂镜_小么初夏de约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