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镜_小么

上错花轿嫁对郎(陆花/k莫)(古风轻松au)

君兮:

大将军柯辰(ko)x精灵古怪郝眉
风流少爷陆小凤x温润聪慧花满楼

设定:这里花花眼睛不瞎哦,武功也有的,不过不像原著一样武功盖世就对了,只会一点(⁎⁍̴̛ᴗ⁍̴̛⁎)
前言:突发的脑洞,发来试试水,有人喜欢就继续写,没人看就当写个梗概,至于为什么要把这两对cp写在一起,因为是我古代和现代分别最喜欢的两对,都甜到掉牙,人物ooc

正文:
第一章 上错花轿

郝府
“眉眉?眉眉!”
“哼!”
郝母见郝眉不理她,急的直跺脚,反身就给坐在一旁的郝爹一记眼刀,郝爹受到威胁不敢再闷声下去,也加入了哄郝眉的行列。
“眉眉,听话啊,别气你娘,你就乖乖嫁过去,陆府是大户人家,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郝眉咬着嘴唇涨红了脸:“不嫁不嫁!我说不嫁就不嫁,这人人都知道陆家的少爷是出了名的多情花心,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拈花惹草,以后不得三妻四妾,我嫁过去还了得?说什么都不嫁!”
郝母走上去握住郝眉的手劝道:“眉眉,你也知道我们家这几年生意不景气,在外面欠了钱,这陆府的聘金实在是诱人,我和你爹也是没办法,郝府上上下下有这么多人口要靠我们养活,遣散了他们倒没事,但他们散了我们郝府也散了,郝家这么多年的基业要是败在我们手里,我们以后可怎么面对郝家的列祖列宗啊!”
郝爹也直叹气:“是我不争气啊!眉眉,都怪爹没用!”
郝母听着,竟在一旁啜泣起来。
郝眉见父母责怪自己,也于心不忍,只好松了口:“爹!娘!别怪自己了,好,为了郝家,我嫁!”
郝爹郝母一看郝眉同意了这门婚事,喜笑颜开,忙叫丫鬟和家丁进来给郝眉收拾打扮,又把媒婆叫进来让她赶紧准备。
郝母刚想出房间,又想起什么折回来:“眉眉,你知道吗,今天你跟西街花家的花七公子一起出嫁呢,虽然花家有钱有势,我们输人不输阵,我和你爹置办了和花家一模一样的东西,连着那花轿和红盖头都一样呢,可不能让我们眉眉丢了面子。”
郝爹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
郝眉翻了个白眼没说话,郝母见郝眉没搭理她,被外面鞭炮声吸引,又赶忙出去张罗安排。
郝眉见家里人忙进忙出忙活的不停,心里暗暗打下算盘,自己虽然迫于无奈必须嫁给这陆家的少爷,但想来这大少爷也是个弱不禁风的主,要是他敢当着自己的面招蜂引蝶或者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这么多年的武功可不是白学的,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花府
花父花如令叹息道:“楼儿,是爹对不起你啊!”
花满楼微微一笑:“这门亲事是我自愿的,爹何错之有呢?”
“爹知道楼儿想自己寻找心上人,你五个哥哥早已经成家立业,这娃娃亲本来该你六哥,没想到你六哥竟私定终生,和将军府定下的婚约不能取消,就只能委屈楼儿你了。”
“不碍事,六哥能找到能让他相守一生的人何其幸运,我们该为六哥高兴,反正我也没有意中人,听说柯将军英明威武,立下赫赫战功,皇上很是器重他,能和柯将军成婚,也未尝是一件坏事。”
“可我听说柯辰这个人,整日板着张脸不苟言笑,凶神恶煞一个军营没人敢招惹他,我是怕楼儿受委屈啊!”
“爹,箭已在弦,如今已经走不了回头路了。”
“怪我怪我,楼儿总是如此懂事,明明伤心的还是你,却还要你来安慰爹,要是你娘还在,肯定会骂死我。”
“爹,放心吧,我会好好的。”
花如令欣慰的拍打花满楼的肩膀,眼角的皱褶流露出伤感。
丫鬟都已进来了,就等着给他更衣打扮,花满楼苦笑一声,坐了下来。
花如令突然道:“对了,我听说东街的郝家今天和你一同出嫁,楼儿你有意见吗?”
“是嫁到何处?”
“好像是嫁给江南第一富甲的陆府,热热闹
闹的。”
花满楼不在意的点点头:“也好,出嫁有人相伴挺好的。”
花如令见花满楼没事了,也出门打点下人去了。
花满楼看向窗外,天边乌云密布,雷电轰鸣。
他心中兀的叹了口气,早些年他和父亲与兄长去京城拜访过柯家,也与柯辰有过一面之缘,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未曾想到自己竟有朝一日会嫁给他,花满楼只希望能与柯辰和睦相处,别再生事端就好。

路途上
“出嫁咯!出嫁咯!”
一路上鞭炮声四起,喇叭声敲锣声此起彼伏,大街上看热闹的也不在少数,这花、郝两家出家阵仗就是不一样,大气,同行抬轿的人都有二三十个人,媒婆也在四处招呼着,真真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花轿平稳的走出了苏州城,走到岔路口正要分别,忽然天空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倾盆的大雨。
雨来的突然且阵仗极大,打了送婚队一个措手不及,刚好身旁就有个寺庙,两家婚队赶忙前脚后脚跑进寺庙躲雨,把花轿放进庙堂正中央,各家的家丁丫鬟就分散开来休息了。
躲雨亭里东西街的媒婆也正好相遇。
“哟,这不是西街的李姐吗?”
“东街的王妹?”
“李姐你这次可有个了金字招牌,花家和将军府这桩婚事要是成了,到时候上门找你相亲的不得排到城尾吗?”
“王妹你也不差啊,你促成了郝家和陆家的婚事,到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有钱人上门来找你说亲呢~”
“李姐~”
“王妹~”
两人喊得亲热,把雨天的湿气也去掉了大半,不止是躲雨亭,庙堂里的两位少爷也是初次相见。
郝眉本来就是个坐不住的多动体质,才在轿子里坐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探出头掀起盖头东看西看。
旁边还停着一座花轿,和自家的一模一样,花轿里肯定是花家七少爷没跑了。
“是花家七公子吗?”
花满楼听到有人叫他,也出了轿子掀开了盖头:“你一定是郝家少爷郝眉了。”
郝眉见花满楼听说过他,眼睛都要笑没:“是我是我。”末了又加了一句,“你长得真好看!”
花满楼微微一笑:“谢谢,你也很好看。”
“哪有,要说我是一只鸭子,你就是凤凰,我可比不上你。”
花满楼被郝眉逗笑,不由得对这个阳光的少年心生好感。
郝眉眼咕噜一转:“这样吧,相遇就是缘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结拜,你比我大,我就叫你花哥哥,你就叫我郝弟弟吧。”说完又后悔,“郝弟弟听起来怪怪的,你叫我眉弟弟吧!”
“好,眉弟弟。”
“哎,花哥哥你不知道,我这次要嫁给陆家公子,叫陆什么小凤,听说风流成性、纨绔不改,还有四条眉毛呢,怪不怪?我嫁给他完全是为了我爹娘,想来我婚后的生活一定不好过,你说惨不惨?”
花满楼皱眉,很是同情郝眉。
“花哥哥你呢,你要嫁给谁?”
“我也比你好不了多少,我要嫁给的是将军府的柯将军,他素来都是寡言少语,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像个木头人一样,我只希望嫁过去每日能和他讲上十句话。”
“啊?不说话那不得闷死?我可受不了,这样看来花哥哥你比我还要惨些,我们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今日能与你相识也算是幸事。”
“不知我们这一别何时才能再见。”
郝眉话还没说完,东西两街媒婆就在远处扯着嗓子招呼着了:“雨停了,快请两位少爷上轿。”
郝眉和花满楼手忙脚乱的披上了盖头,坐回了轿上。
西街的李姐一看:“富贵满祥,没错,是我家的。”
王妹也过来看:“哎哟,龙凤呈祥,错不了。”
两人对视一眼冲着家丁道:“起轿!”
抬着轿子李姐和王妹走到岔路口。
“李姐,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续一续。”
“都听妹妹的。”
两人一齐喊道:“走咯~”
两台轿子分别去往不同的方向,谁也没注意到仓皇之中郝眉和花满楼拿错了盖头,上错了花轿。

等到花满楼再出花轿已经天黑,花满楼被王妹搀扶着走到房间,坐定之后才掀开了盖头。
王妹尖叫出声:“你是谁?!”
“我是花府的七少爷,花满楼,你又是谁?”
王妹一听脸色都变了,瞬间变得毫无血色,跌倒在地:“完了,搞错了!”
花满楼道:“什么错了?”
王妹坐在地上哀嚎:“这是郝家的轿子,你们上错花轿了!”
“那我们快赶回去。”
“不行!”
“为什么?”
“我们走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若是回去又要花一天,就白白浪费了两天,这日子是选好了的,陆府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能误了时间。”
花满楼好声好气地解释:“我要嫁给将军府的人,不能错了身份!”
“嫁谁不是嫁。”
“将军府的人认识我,到时候就麻烦了,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不能回去,回去不得啊。”
“把我就自己回去。”
“诶诶诶。”王妹拉住花满楼,“好,回去,可今天太晚了,你先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赶回去,怎么样?”
花满楼一看天色晚了也不想为难媒婆,点头同意了。
“都说花公子善解人意果然不假,这是我新泡的桂花茶,请花公子尝尝?”
桂花茶的清香平复了花满楼烦躁不安的心情,浅尝一口,唇齿留香,花满楼正在回味,却忽觉眼前一片混沌,脑子混乱不清,再然后,就只剩一片黑暗。

郝眉那边也不清净,刚下了花轿郝眉就掀开盖头呼吸新鲜空气。
李姐立马也尖叫:“你是谁?!”
“我是郝眉啊。”
“完了,错了!”
“哪错了?”
李姐痛哭道:“哪都错了!上错花轿了!”
郝眉急了:“那怎么办啊?”
“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你愿不愿意嫁去柯府?”
“嫁给面瘫,我才不干呢!”
“你不是才和花满楼结拜了兄弟,你不嫁他就得嫁,为兄弟两肋插刀不是应该的吗?”
郝眉一想也是,柯府是个将军,武功一定很高,花哥哥一看就是文人,嫁过去指不定受多大委屈。
“好,嫁就嫁,为了花满楼,值了!”

于是,这两台花轿越行越远,西街的花公子去了江南陆府,东街的郝少爷到了京城柯府。
两段爱情故事,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