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镜_小么

【带卡】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06

半夏想不出来lof名该叫什么啊:

 @S0 太太的01


 @URURU 太太的02


 @祁闫 太太的03


 @暮轻归 太太的04


 @阿洛十三恨  太太的05


(还有我)


给大家拜年了!


 




虽然阿洛太太说那只是个小幻术不是无限月读,


我还是没能管住自己这想搞事的手(叹气


 


 


 


 


 


卡卡西用手背揉了揉眼睛,习惯性地对着床头的照片微笑。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被闹钟叫醒了,一方面是因为习惯了早起,另一方面是阿初总会赶在闹钟恰好响起的前一分钟叫醒他,随即要求一个赞赏的拥抱。


卡卡西的笑容顿在了脸上。阿初,不,应该说是带土,不见了。


他依稀记得昨晚那个粉色的幻术。带土一直是不擅长幻术的类型,就连写轮眼的能力也是和幻术完全无关的时空间。但是,在他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却毫无征兆地陷入了睡眠。


是因为自己解除了幻术而生气了吗?卡卡西无奈地眨眨眼,正因为说的是真话,才不想要在幻术中告诉他啊。算了,这些话还是等到找到他再说好了。


当帕克告诉卡卡西,完全不明白他要找的人是谁的时候,卡卡西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谁?”鸣人的两条眉毛都要皱到一起,“带土?那是谁?老师前几天接待的使者吗?”


“不,那么阿初呢,你有印象吗?”卡卡西又叫住了来火影室送文件的鹿丸,“鹿丸也记得对不对?就是我之前领养的孩子,每天都会带过来的白头发小孩。”


“您从来没有带任何人过来。”鹿丸和鸣人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还是把小樱叫过来问问吧?”


让小樱过来问的自然不是孩子的事情,而是卡卡西是不是因为独居太久出现了幻觉。毕竟木叶没有一个人认为他们的六代目火影领养过什么白头发小孩。


“卡卡西老师,你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最近都很好,只是前些日子阿初在长身体所以半夜偶尔会起来而已。”卡卡西看着对面三个人的神情,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我建议卡卡西老师从现在开始休假,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如果不是知道的话我会以为他已经接受了连续几年的严刑拷问。”小樱一脸严肃地看着鸣人和鹿丸,“我不相信这单纯是火影的工作导致的,加上卡卡西老师刚才的话,我初步推断这是某种幻术造成的。”


 


终于说不过学生们,被赶回床铺上躺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卡卡西的视线飘向窗外。奇怪,夕阳的颜色仿佛红得过分,连带着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一片粉色。


是因为盯着的时间太长吗?夕阳似乎缓缓开始转动。卡卡西转念一想,不由得笑了起来。即使它真的转动了,一个圆的转动又怎么会被人发现呢?又不像是月亮。


这样想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倦怠感让他打了个哈欠,转过身闭上了双眼。


他在帐篷外的角落看到了一个孩子。


 


 


 


 


 


“啧,又失败了啊。”带土胡乱拍掉身上的泥土,烦躁地坐起身。这是第几次了?


带土将重心移到左腿上,扯开衣服。他的右半边身体已经全部变成了苍白色,触感和身后倚着的树干没有什么区别。再这样下去的话,过不了多久,他就连坐起来这种动作都做不了了。


已经数不清是第多少次的循环,卡卡西还是没有杀了他。


 


带土一直觉得六道仙人是个废话特别多的老头子。当初他把带土召唤出来时,为此现编现用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忍术,这种术想来也不会有第二次使用的机会了,但六道仙人偏偏要给它起个名字。


“叫什么好呢?”六道仙人全然不顾刚被召唤的带土一脸不耐烦的神情,自言自语一般大声说着。


“叫什么又怎么样呢?别人又用不了,你即使想要用,也没有第二个像我这样满足要求的人了。”


六道仙人双手一拍:“有了!就叫伊邪那美,你觉得如何?”


带土用鼻子喷了一口气:“我说你们这些祖宗是都喜欢用神话故事给自己增加逼格吗?又是黄泉比良坂又是伊邪那岐伊邪那美的?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叫这个名字的忍术宇智波一族已经有一个了。”


六道仙人听了这些话却不急不恼,只是抚着他的长胡子,打量着带土:“之所以叫伊邪那美,自然也是与召唤的是你有关。你看,你与传说中的伊邪那美一样,徘徊在生死之界。”


带土暗自冷笑一声,心想六道仙人也许是活得太久了,连小时候听的神话故事都记不清了。自己两次差点死了,却又重返人间,这分明和传说中的伊邪那岐更相似。


六道仙人没有在意他的沉默,也没有更正自己的说法,只是示意他可以走了。


“你与这人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带土第一次发现事情不对劲,是在他记忆第一次松动,想起了自己的真正身份的时候。按照六道仙人的说法,他从此只是六道仙人在人间留下的一颗备用的棋子,他被封印记忆,得到了新的身体,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和现世没有关系的人。他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已经被抹去了,所以其他人看到他的长相时毫无反应。


但是显然,卡卡西还记得他。


简直太可笑了。带土透过卡卡西为他戴上用来遮掩轮回眼的隐形眼镜看着正专心批阅文件的人,无论是上一次沉迷于月之眼计划,还是这一次被六道仙人送到他身边,卡卡西都是他和这世界唯一的联系。


他总是这样,带土打量着卡卡西注视着自己时的神情,甚至有些愤怒,六道仙人消去了档案、报告、甚至是水门班那张照片,抹去了别人的记忆,卡卡西却连这样的术都能够抵抗。他总是这样固执地记着自己。


然后带土伸出孩童短短胖胖的双臂,赌气一样推开桌上的公文,坐在卡卡西腿上去扯他的面罩。


 


在那之后,带土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成白色。起初他并没有在意,但是当他的右手小指全部变色之后,他意识到自己无法控制小指了。变成白色的身体和之前被植入柱间细胞的半边身体的感觉完全不同,那些变色的部分就像是真正的木头一样僵硬。


直到这时,带土才意识到,那时六道仙人所说的“伊邪那美”究竟暗示的是什么。就像伊邪那美的身体在阴间被雷公占有、被蛆虫寄生,从六道仙人那里得到的新身体不再属于这个被卡卡西铭记的自己,而是一个被世界忘记的人,只要他在这世界上还有一丝痕迹,就会变成白色的木头,最后和那些被他挂在神树上的人一样,成为没有自我的白绝。


他不肯忘记,那么,带土只能再一次重复那份因果——也就是,决定命运之术,伊邪那美。


轮回眼发动的伊邪那美比写轮眼更强,不需要等待事件发生,而是可以重复一段已经发生过的始终。此外,借由带土自身的写轮眼拥有的时空间能力,让这段记忆可以不被封印所干扰,不需要跟着其他记忆在头痛发烧时才能够恢复,只要有一点点相关的提示——


就能够记起,自己曾经被卡卡西的手贯穿的感受。


带土用他所拥有的最温柔的表情凝视着卡卡西腹部的伤疤,结了三个印*。


 


每个宇智波都背诵过伊邪那美的故事。只要被困住的人放弃逃避,走向自己被确定好的结局,就能够逃脱循环。


带土用左手抬起已经僵化的右手,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只要卡卡西和自己一样,用左手攥住右手手腕,然后聚集查克拉,就会有电光在他的手心闪起,然后伴随着尖锐的鸣叫声刺进这个位置。


这样就结束了。只要卡卡西放弃那份固执的记忆和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像四战时那样精准地终结自己的生命,就能够停止这份不断循环的剧本。


但同样身在循环中的演员,是永远没有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他的。


带土听着帐篷中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感受到右半边骤然恢复了正常,然后将自己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闭上双眼。


我们重新开始。


 


-END-


 


*结三个印的是伊邪那岐,因为没找到伊邪那美的结印就直接拿来用了



评论

热度(93)

  1. 寂镜_小么半夏想不出来lof名该叫什么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