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镜_小么

【带卡】殊途同归 12

保护视力坚持使用眼药水:

预警:生子


背景:四战结束后的第七年,宇智波带土回到了木叶。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带土这些年来在雾隐主要有四个身份。这个数字比起他当年在“晓”的时候不过是个零头,所以他近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木叶,雾隐那边的事情却也没怎么受到耽搁。


 


回到雾隐之后,他先是在村子边缘听几个称他为“老大”的人汇报了情况,然后又到几个他被称为“社长”的地方视察了一下,最后才来到了水影的办公楼。他在这里被大多数人称为“辅佐补大人”,只有一个人知道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那就是他眼前这个坐在办公椅上头向后仰敷着面膜的女人。


 


在带土的印象中,照美冥每年年末的日程表都会被各种各样的会议所填满。他原本也做好了要在水影办公室里等上一两个小时的准备,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这里如此悠闲地敷面膜。


 


“今天怎么不用开会?”他走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之后问道。


 


“我让长十郎代我去了。”照美冥回答道。大概是单从声音就听出了对面的人是谁,她依旧维持着脸朝天花板的后仰坐姿,没有看向带土。


 


“长十郎?就他一个人?”带土惊讶地笑了笑。“他还能活着走出会议室吗?”


 


“哪有那么夸张。”


 


“不是我夸张,你难道不记得去年的事情了?”


 


长十郎去年并没有单独主持过预算编制会议,仅仅担任了辅助工作以及与其中几个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他身为水影辅佐名义上有着高于其他部门长官的品阶,甚至比带土这个辅佐补还要高一级,可是像长十郎这样一个缺乏经验的年轻人当然不可能斗得过那些在官僚系统里打滚出来的老油条。他最终还是花大量的时间研究论证出了那几个部门所提交的预算案的错误与漏洞,这才勉强完成了交托给他的任务。尽管如此,预算编制的整体进度还是被他严重地拖了后腿。


 


带土知道照美冥这是在有意识地把长十郎作为下一任水影的继任人来培养。虽然带土并不认为既缺乏经验又缺乏自信的长十郎会是最理想的水影继任人,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此提出过任何意见。长十郎最大的优点就是他对照美冥的忠诚,这很可能也是照美冥所最看重的一点。对于带土来说,这样一个对照美冥忠心不二的未来水影事实上也最符合他的利益。


 


“怎么可能不记得。”听了带土的问题之后,照美冥叹了一口气。“但是总要给他锻炼的机会。如果实在担心的话,你去帮他的忙好了。”


 


“我才不去。”带土连忙摆了摆手。“我忙得很,没时间。”


 


照美冥嗤笑一声。“这么忙还有时间到我这里来?难道木叶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哪有这么快。我是逃难回来的。”带土一本正经地说。“这几天有个人正在木叶追杀我,所以我只好回这边来躲一躲。”


 


“谁这么想不开居然敢追杀你带土大少爷?”


 


“说追杀可能不对,但他真的快要把我烦死了。他说最近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要我想想办法帮他解决,可是我对这方面的事情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哪里帮得上忙。”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上一点忙。”


 


带土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我的这个朋友和他的……女朋友有了个孩子。他女朋友也是最近才告诉他这件事的,把他吓了个半死。”


 


“我还当是什么事情。”照美冥耸了耸肩。“既然有了孩子就让你那朋友负责任啊,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


 


“负责任这个吧……其实也不能说是他的责任……”


 


“怎么就不是他的责任了?要不是他对人家姑娘下手了又怎么会有孩子?”


 


带土当然没对卡卡西“下手”,可是大蛇丸之所以能取得他的细胞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他当年把眼睛送给了卡卡西。这样看来,他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


 


“负责任就……负责任吧。”他艰难地开口道。“可是具体要怎么个负责任法呢?”


 


“娶她。”照美冥的回答极其简洁。


 


“我……朋友也不是不想娶,问题是他女朋友根本就不愿意嫁给他,而且还要跟他谈监护权和抚养费的问题。”


 


“诶……我原本还以为你那朋友是不想负责任,没想到居然是连孩子都有了结果却被对方给甩了。”照美冥的声音明显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带土露出一个苦笑。


 


他这算是被卡卡西甩了吗?带土这样问着自己。可是,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真的是被甩了的话或许还有请求复合的余地,可是他和卡卡西之间从来就没有开始过,更谈不上是被甩还是没被甩了。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灰心。”照美冥终于撕下了面膜,在办公椅上坐直身体看向了带土。“你刚才说那个女朋友要谈监护权和抚养费的问题,也就是说她打算留着这个孩子?”


 


“当然要留着。”


 


“那就说明他女朋友心里很可能是还喜欢他的,只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而不愿意嫁给他。”


 


“这不可能。”带土断然否定道。“我那个朋友的女朋友绝对不可能喜欢我那个朋友。”


 


“要是不喜欢的话,他们两个之间怎么会是恋人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怎么可能会有孩子?”照美冥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毛。“难道说是你朋友强迫了他的女朋友?”


 


“那倒不是……”


 


话是这样说,可是带土其实并不确定自己当年算不算强迫了卡卡西。那个时候,卡卡西心里其实愿不愿意收下他的眼睛呢?会不会只是不忍心拒绝同伴临终时的请求,又或者是为了能更有把握打败敌人,所以即便心里并不想要也还是收下了他的眼睛?卡卡西确实是这种会为了顾全大局而压抑内心真正意愿的人,只要是稍微了解他的人对于这一点都不会有任何怀疑。


 


一想到自己当年把眼睛送给卡卡西会不会是好心办了坏事,带土的心情不禁有些沉重起来。可是现在再想这些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所以他及时地制止了自己的这种想法。


 


“怎么说呢,这并不是强迫了还是没有强迫的问题。虽然说是女朋友,可是他们之间并没有真的确立恋爱关系。除此之外,他们两个之间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他们有了孩子这个事实并不能证明我朋友的女朋友喜欢我朋友。”


 


“好,就当他们两个只是一时冲动吧。”照美冥没有提出进一步的质疑,只是擅自把带土所说的“情况特殊”理解成了“一时冲动”。“可是,如果他的女朋友真的不喜欢他的话,又怎么会想要留着这个孩子呢?”


 


“那已经是一条生命了,当然要留着,跟喜欢还是不喜欢他有什么关系?”


 


带土记得卡卡西说过他们当年发现大蛇丸的阴谋之后六日已经在实验室里诞生了。既然是已经诞生了的孩子,总归没有杀掉的道理。


 


“你这样说或许也没错,可我还是觉得一般人不会想要留着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孩子。因为孩子也有对方的血统,不管是长相还是别的方面多少都会跟对方有相似的地方,而且还会跟自己的血统混在一起。如果是不喜欢的人,不要说留着孩子了,一开始就不可能不采取保护措施就和对方发生关系吧?”


 


带土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其实他和卡卡西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发生关系”这个环节,可是如果把这一点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让照美冥感到困惑,所以他选择了沉默不语。


 


“对了,你女朋友说起监护权的时候态度是怎么样的?”照美冥继续问道。“她是想要把孩子留在身边自己养,还是想让你把孩子领走?”


 


“她……”带土才说了个开头就停下来。“等等,什么‘我女朋友’?应该是我朋友的女朋友。”


 


“得了吧。你要是真想躲一个人,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谁能抓得住你?用得着大老远地从木叶跑回来雾隐吗?”照美冥一脸的不信。“赶紧老实告诉我,你女朋友到底是怎么个说法?”


 


眼见事情败露,带土也就不做无谓的挣扎了。“她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不用着急考虑,可以先跟我的……”他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声音变得越来越小。“先跟我的未婚妻商量一下……”


 


“什么!”照美冥提高了声音。“你的意思是,她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婚约是假的?”


 


“应该是不知道的。”带土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可是这个没有关系。她是根本不可能喜欢我的,而且她也亲口向我承认过类似的话。”


 


“我今天才第一次发现你这个人居然可以蠢得这么厉害……”照美冥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摇了摇头。“你有没有想过,你女朋友可能只是因为以为你已经有未婚妻了,所以就算再怎么喜欢你也只能选择退出?”


 


“你不懂,她对我真的……”带土深深地叹息。“我和她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我们两个从小关系就不好,只要待在一起就会一刻不停地吵架。后来我们分开了很久没见过面,我还做了很多会让她讨厌我的事情。直到最近我才重新遇到了她,一开始那段时间她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冷淡,甚至还有些敌意。现在变得稍微好一些了,但也只是关系不坏的熟人那种程度。”


 


“我觉得你只是在一味地找证据证明你所想要的那个答案,可是这真的是事实的全部吗?”照美冥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再仔细地想想看,你女朋友真的从来没有表露过任何有可能是喜欢你的迹象?”


 


听了照美冥的问题,带土立即想起了卡卡西站在慰灵碑前的身影,还有他在四战期间与自己交手的时候所说过的那些话。但是如果把这些事情告诉照美冥的话很容易会暴露卡卡西的身份,所以他说了另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她给我们的孩子起了个名字,那个名字的意义是某一件我们两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这能不能算是她有可能……有可能喜欢我的迹象?”


 


照美冥没等他说完就翻了个白眼。“她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你居然还觉得人家不喜欢你?”


 


“不一定是因为喜欢我吧,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很喜欢那一件东西……”


 


“你给我闭嘴。”照美冥没好气地打断他。“你现在马上就回木叶去,然后告诉你女朋友我和你之间的婚约是假的,我们两个从头到尾都没有谈过恋爱。”


 


带土没有立即回答。他不希望自己与卡卡西之间的关系遭到任何的破坏,而且也不想因为心存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再次承受被心爱的人拒绝的痛苦。可是,如果只是告诉卡卡西自己与照美冥之间的婚约是虚假的,就算会被卡卡西看出他的真正意图,应该也不会导致两人今后连朋友都没得做的糟糕局面吧?只要卡卡西听到这个真相之后表露出丝毫的尴尬或者为难,他就一定要立即想办法为卡卡西解围,让卡卡西相信他今后绝对不会再抱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下定了这样的决心之后,带土朝着照美冥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就这么办。你现在就给我写张证明吧。”


 


“什么证明?”


 


“关于我和你之间的婚约其实是假婚约的证明。”


 


“有这个必要吗?”照美冥皱起眉头。“你只要亲口告诉她就行了,难道她还能不相信你?”


 


“她应该还是会相信我的,可是这次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一切可能造成误会的不确定因素都必须事先排除掉。”带土沉声说道。“而且这样做看起来比较有诚意。”


 


“不,我倒觉得你这样有点太过了,一旦被拒绝了的话更加会让你显得太自作多情……”


 


虽然照美冥表达了反对的意见,但是带土依然固执己见。可能是见他心意已决,照美冥也就没有过多地劝说,拿起笔给他写了一份他想要的证明。



评论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