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镜_小么

【k莫】美人归(第二世 民国)·上

今朝惜:


第一世古代《美人殇》走这里
完结文《美人沦陷记》走这里

序 · 少年初识不知事

一九三七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延安成了红色聚集地,卢沟桥成了炮弹的轰炸地,北京、天津、南京等重要城市一个接着一个的沦陷,整个中华大地似是一桌丰盛的盘中餐,等待着日本人的独食,到处笼罩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要问起什么地方还算安稳?
那可能就是上海了,毕竟洋人的聚集地,租界就占了一大半,日本人也要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

可是好像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淞沪会战爆发。

这日本人癫狂起来,除了英法美的租界,上海竟也糟了殃。

“嗡—”

一声凄厉的防空警报在上海的弄堂上方响起。

地下的老百姓纷纷叫嚣着:“快快!警报拉响了!日本人要投了炸弹了!快跑呀!”

跑?能往哪儿跑?难民们也是举头无措,能跑的地方只有那租界,可这地方是他们能去的吗?

一个炸弹从天上降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响。

空袭开始了。

残骸遍地,尸骨满天,房屋的碎瓦到处都是。

张彬有些后悔,他不应该选在今天去给重庆送信儿。这出了市政府地方还没到,倒在路上被炸了个没影。

这上海,很快就会沦陷了。

接下来,政府怕是也要改头换面。

等他被人推搡到一个小巷子里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十三四岁少年,那少年穿了一身棉麻里衣,犯傻似的站到毫无躲避的废物中间,听声音那飞机马上就飞过来了,这小少年是想找死?

他一个没忍住,猛然往那少年就扑了过去,空袭的声音过去,竟走了运一样没投炸弹,反倒是他俩摔得不轻。

他连忙低声问着:“喂…你没事吧?”

那少年白嫩的脸上抹了一层灰,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房子没了……我找不见爸爸妈妈了……”

那模样简直是可怜到了极致。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抽泣着回道:“我叫…眉眉……”

美美?虽然年龄还不大,但也能看出来确实美。张彬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是真想把这个少年带走,可是他不能。

他自己也还不到二十岁,在这乱世中干着脑袋别到裤子上的工作,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调回重庆了。

他看着少年冻的通红的鼻子,将自己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抬手轻轻的在那白嫩的脖颈上转了一圈,缓缓开口:“哥哥没办法带你找爸妈,但我可以带你去红十字福利院,那里会有人照顾你。”

那少年好像被炸弹吓傻了,只是默默的流着泪,嘴里嘟囔着:“…我要找妈妈。”

张彬没办法,不能在这里等了,第二轮空袭很快就会过来。

他不会哄小孩儿,只得把自己手腕上的表取了下来,放到小孩儿的一只手里:“你拿着玩儿,别怕,跟着哥哥走,哥哥会保护你的。”

然后拉起小少年的另一只手,开始往安全的地方去。

果然,不出片刻,炮声铺天盖地。

人们顿时又疯狂的跑了起来,哭叫声,大喊声,吵闹声充斥着小小的巷子,张彬紧紧牵着少年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把人丢了。

可天不遂人愿,惊慌失措的人群里,两个少年还是被冲散了。张彬想要返回去找他,可是人潮拥挤冲不过去不说,炸弹马上也要过来了,自己身上还有任务,他们的距离只能是越来越远……

从这之后的很多个夜晚里,张彬的梦里都有一个少年,那少年脸色苍白,嘴里无声的喊着:“哥哥,救我。”

他后悔,后悔当时没能紧紧拉住他,后悔没有把那少年抱在怀里。

或许,


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好看的少年了。






—————————





其一 · 狭路相逢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



距离那场战争已有五年。



日本占领上海之后,这地方便成了乱世中一座热闹的孤岛。



各国鱼龙混杂不说,四处都是歌舞升平。



小姐们举着个洋伞在街上溜达着,少爷们留恋于各种玩乐场所,政府成了日本人的政府,当官的成了汉奸,虽然偶尔会有些个爱国志士来个暗杀行动搅和一下,但并不妨碍百姓们晕着头过,享受着日本罪恶铁蹄下的繁华。



反倒是今日,不知为何,平常挺热闹的百乐门突然被一排排士兵迅速的将门口围住。



紧接着,从后方走上前一个一身正装的年轻男人,身姿笔挺,轮廓分明,英俊的脸上透着股疏离的冷漠。



竟然是市政府里刚上任的张处长,据说是重庆那边带着情报投诚过来的。



说好听点儿是长官,说白了,不就是汪伪的走狗不是,不过你瞧这一身正气,还真不像是个汉奸。



这张处长冷声吩咐了一句:“一个苍蝇都不许出来。”



随即带了一部分士兵进去。



里面的人纷纷抱头在地,还有一排被士兵押了出来,站得整整齐齐。



一个小兵看到张处长,赶忙带着笑脸跑过来回话:“处长,青木部长在百乐门被暗杀,有机会接近的嫌疑犯目前确定了这几个人,只是……”



张处长微微抬眼:“只是什么?”



那小兵低头回道:“这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男明星,平常和高官们也有点儿交情,您是新来的,可能不大清楚,您看?”



张处长没回话,踱步走了过去,扫视了一眼,立刻就看的了一个目光倔傲的青年。



那青年眉眼如画,皮肤莹白,整张脸甚至比女人都美却又不不显得女气,十分俊秀。



张处长隐约觉得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他走过去,捏住了那人的下巴:“是你?”



那人没回话,只是瞪着他。



身后的人狗腿道:“回处长的话,就是这个人。”



张处长盯着那人星辰般的眼睛,吐出了两个字:



“带走。”







——————————







其二 · 似是故人



一片阴暗的牢房里,传来阵阵惨叫。



一个接着一个已经被折磨过的人再一次带进审讯室,最终又白衣血红的拖出来。



两个负责审犯的狱卒看着新押进来少爷模样的人,着实有些犯愁。



那人已经被绑到了十字架上,可是浑身的气势可一点儿都没落下。



“这人有点儿背景的吧,我都看过他的电影,你说张处长不怕,咱们可得罪不起呀!”一个狱卒对另一个说道。



另一个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被绑着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嘴角的一丝血迹倒生出了一些妖冶的美丽。



这狱卒阴森森的一笑。



“管他呢!来到咱们76号的人,还没几个能活着出去的!你瞧瞧这水嫩的小脸儿…直接打死还怪可惜的…”



第一个人一听,也回头去看那青年,青年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狠狠的瞪着这两个人。



“你说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咱连个老婆都讨不到…这小子,长得比女人都好看…不知道被多少当官的睡过了…”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奸邪一笑:“不如……”



那青年终于忍不住挣扎起来,被绑着的木桩吱咛的响,他厉声道:“你们如果不想死,最好别再往前踏出一步!”



只是这声音显然被折磨的丝毫没有震慑力,反而激怒了两个狱卒。



“今天老子就让你看看敢不敢!”



说着,便伸手去撕那白色的牢衣,棉麻的布料,只听得“叱拉”一声,便露出了一半泛着白光的肩膀。



正当那人要一把扑上之时,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呵斥。



“你们干什么!”



那小兵吓得立刻跪下:“张处长,我们……没干什么,就是想让他吃点儿苦头!”



那冷峻的男人疾步走了进来,看着里面的情形,毫无表情的脸上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沉声对身边的副官说了句:“把这俩个人,拖出去,枪毙。”



地上的人哭天的惨叫起来:“处长饶命呀!小的再也不敢了…”



但显然毫无用处。





张处长缓缓的走了过去,再一次捏住了那人的下巴:“说吧,军统的还是延安的?说了,我就放你出去。”



那人微微一笑,可能是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眉头皱了一下:“张处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小演员可听不懂。”



张处长盯着那人的眼睛,他们现在距离很近,近的几乎可以数清楚那双漂亮眼眸上的睫毛。



他想从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一些什么,但那人眼神干净而又坦然。



可就是因为太坦然了,所以才有问题。



他手上的力气愈发的加重。



那人忍不住眉头皱紧,嘴唇微微张开,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杀要剐随便,别在这儿欺负人。”



这语气竟让张处长听出了几分委屈,红艳的嘴唇上还留着那人自己咬的细微牙印,他一把甩开了那人的下巴,眼神不自然的移开。



可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那人十字架上拷起来的手腕。



那双白皙的手腕上有着一块表。



张处长目光骤变,他知道那块儿表。



那是他五年前丢掉的。







(未完)







=============================================





其实原本打算的一个前世故事,再一个后世就可以了,但是看到一个亲的评论说三世修成正果刚刚好,所以有了这篇民国文。





文章应该不会太长,估计上中下就可以结束,完结之后还是会有第三世现代的故事。



这篇文里的名字依旧是借的名字,毕竟ko…不太适合,但ko会是一个代号。



其实总觉得民国风好像不适合这么萌甜的一对儿,但已经写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感谢每一个读者。





评论

热度(52)

  1. 寂镜_小么今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