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镜_小么

#k莫#《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视频改编文,《一生一代一双人》01,ko美人师兄衍生同人纳兰容若X南弦月

Nia不是猫:

现今是何年何月,已然是不知,自己被囚禁在此许久。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作为前朝皇子得以保全性命已是最大的幸运了。他又能幻象着什么呢,是某一天自己能有自由吗?自由对他而言是最奢侈的东西。


 


纳兰容若走进这个平时比冷宫还冷清的地方,在他当上大将军之前就有人和他说过不要走进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没有活人,只有孤魂野鬼。他却不相信,这世上哪来的鬼魂?


 


纳兰容若踩上一片枯叶,发出“喀嚓”的声音。纳兰容若摇了摇头,想是自己想太多走到这里,是时候该回去了。


 


“是谁?!”


 


南弦月原本只是在发呆,毕竟被困在这里除了发呆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但是今天略有些不同,他发现除了给自己送饭的人以外有别人的来到了院子里。


 


他兴奋着,期待着。是谁呢?宫女?太监?侍卫?就算是来杀自己的人也好啊。


 


他高声喊着,站在庭院里的那人似乎愣住了,他停下脚步回头,什么都没看到。


 


纳兰容若拔出剑,厉声道:“是谁在装神弄鬼!”南弦月有些无辜,明明是他闯入他的住所。为什么说是他装神弄鬼呢?


 


“我不是鬼。”


 


南弦月略带委屈的走出回应道,纳兰容若看到穿着白衣,衣决飘飘的少年半信半疑道:“你是谁?怎会在此。”


 


南弦月看着纳兰容若的样子不像是太监,于是他委屈道:“这应该是我问的,你是谁怎的站在别人的院子里的,你不知道侍卫是不可以进来的嘛?”


 


纳兰容若想说自己不是侍卫,是大将军。但是觉得即使说出来眼前人应该也不是很明白,所以并没有反驳。他淡淡回道:“这里没人守卫,我便进来了。”


 


南弦月自嘲的笑了笑道:“他们都懒得来监视我了吗?”即使没有守卫,南弦月也断不可出院落半步,一出去便是人头落地。


 


纳兰容若听南弦月话中哀愁,又细看了看少年的样子,和剃头留辫穿袍服的他不同,反倒是前朝的打扮蓄发挽髻,着宽松衣。素来听闻宫中囚禁着一个前朝的皇子,莫不是他?


“你是前朝的皇子?”


 


纳兰容若戒备的问道,南弦月乖乖的点了点头。改朝换代之时,南弦月仅是襁褓婴孩所以他被免了死罪,取而代之的是被困在这里一生一世。


 


纳兰容若收回剑冷淡回应道:“你还是好好待在此处,否则性命不保。”南弦月拉住纳兰容若的袖子道:“我很久没见到生人了。”


 


纳兰容若吐出两个字道:“放开。”南弦月一脸不舍得放开纳兰容若的袖子,又想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高兴的说道:“你刚才让我珍惜性命,一定不是坏人。”


 


纳兰容若心中也是为这个少年可惜的,他一出生便是享不尽的荣华,但是富贵转眼散,他被人困在此处一生一世连外面的世界什么样都不知道。


 


南弦月自来熟的自报家门道:“我叫南弦月,你叫什么?”纳兰容若缓缓吐出四个字,“纳兰容若”是他自己的名字。


 


南弦月听完纳兰容若的名字思索了一番,喜悦道:“容若,容若。好名字!”纳兰容若被南弦月夸奖,面上并不十分喜悦,他只是抿着唇道:“我该走了。”


 


南弦月听完这句话立刻就蔫了,他嘟着嘴不悦道:“怎么那么快就走啊,你是我唯一说话的人了!”


 


纳兰容若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耐心,也许是南弦月长得太无害,也许是自己也无人说话。他居然和南弦月解释道是自己要当差不然不好交代了。


 


纳兰容若准备离开,南弦月在他后面喊道:“那你一定要再来啊!我等着你啊!”纳兰容若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南弦月高兴的挥手道别,想着终于有人陪自己说话了。纳兰容若则想着,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他呢?


 


不想了。


 


纳兰容若大步离开了,他不知道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来这里看南弦月……


 


 


南弦月随意挽起长发,坐在窗沿上拿着一朵院中梨花树掉落的梨花。他盯着看了许久,最后终于做了一件无脑的事情。他在用花瓣测纳兰容若会不会来看他,陪他说话。


 


“会来……不会来……会来……不会来……会来……”


 


他留到最后一片的花瓣是“不会来”,他生气的把花扔了道:“连你都欺负我!”他原本就娃娃脸,生气起来不仅不暴戾反而增添了一份可爱。他嘟着嘴撑着腰道指着地上的花道:“他不来我就把树上的花都给揪了!对,都揪了!”


 


他只是生了一会儿气,便开始嘲笑起自己来,和没有生命的梨花生什么气。即使自己把梨花都揪了,第二年还是会长出来的啊。


 


他抱着臂继续坐在窗台上,活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他流下了泪,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他在喃喃:“我只是想有个说话的人罢了。”


 


纳兰容若这日很清闲没什么事做,看着一朵从树上飘落的梨花他想起了那个如梨花般的少年。纯白,柔弱。


 


纳兰容若摇了摇头,自己是当朝将军他是一个前朝皇子,怎么可能做亲友或者是知己?何况自己才见过他一面,也许他表面单纯底子里暴戾不堪呢?


 


纳兰容若给了自己很多不去见南弦月的理由,但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那个小院。看见了那个在默默垂泪的少年。


 


“我只是想有个说话的人罢了。”


 


少年的瞳孔很清澈,又因为流泪使眼睛里带上了一股雾气。纳兰容若默默看了许久,这宫里有各式各样的眼睛,复杂的,阴戾的,暗藏杀机的。但是他从未见过少年这样的,他如此的……特别。


 


鬼使神差的他走上前,拿出自己放在胸口的帕子想要给少年。


 


“别哭。”


 


他道。


 


纳兰容若的武功功底很好,走路很轻所以南弦月并没有注意到他悄然站在自己身边。南弦月明显是吓了一跳,他忙站起来用手指指着纳兰容若磕磕巴巴地道:“你!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


 


纳兰容若看着他脸上还有泪痕,也不管不顾他震惊的眼神,用帕子轻轻拭去了南弦月的泪珠。


南弦月也是一愣,纳兰容若略带温度的滞留在他的脸上,纳兰容若的神情又好像是在看着自己最爱的恋人。南弦月被这个猜想吓了一跳,自己与他才有两面之缘。何况自己是男子,即使自己长得不像他那么威武,那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怎么……怎么可能是看恋人的神情呢。


 


南弦月夺过帕子,道:“我自己擦。”说完用力在脸上擦了几下,脸都红了。纳兰容若也看着他这样,觉得十分好笑……和可爱。


 


“还给你!”


 


南弦月擦完把帕子还给纳兰容若,纳兰容若不接缓缓道:“这帕子上有你的泪,我还如何使得?”


 


南弦月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可以把脏了的帕子还给他啊。他收回手道:“大不了,大不了我帮你洗了它。我现在就去……”


 


南弦月刚想转身就被纳兰容若拉住,他难得微笑道:“不急,下次再给我。”南弦月不知纳兰容若这是要约他下次见面,只是呆呆地把帕子收回袖子里道:“好。”


 


 


两人坐在台阶上,以茶代酒聊着天。


 


“我听说宫外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有好多好吃的东西!”


 


南弦月星星眼的问着纳兰容若,纳兰容若饮下一杯茶道:“是啊,东城街的酥饼,南城街的桂花酥……还有我家的糖醋排骨。”


 


南弦月听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可是兴奋稍纵即逝,他看了看四周的墙缓缓道:“我也想去吃遍美食,踏遍山河……”


 


纳兰容若刚才只顾着说美食哄南弦月高兴,却忘了对他而言那是多么遥不可及。他一时语塞,南弦月却又打起精神了似的道:“没关系,我可以幻想。甜甜的梨花糕,清爽的豌豆黄,还有你说的糖醋排骨!”


 


纳兰容若看着自顾自低落,又自顾自开心起来的南弦月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有一丝悸动。南弦月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来开心的指着梨花树道:“你知道吗,我今天用花占不了。结果一点都不灵!”


 


纳兰容若眼带笑意的问道:“如何……不灵?”南弦月傲娇的仰起头道:“我占卜出来,说你今天不会来的。结果你今天来了!梨花树在骗我!”


 


南弦月不知道自己暴露了多么期待纳兰容若来的现实,纳兰容若倒是很受用,站起身道:“你若希望,我日日来便是。”


 


南弦月兴奋地道:“真的吗?”然后抱住了纳兰容若,纳兰容若被突然的拥抱吓了一下。他素来不与人亲近,突然被人抱住略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并没有推开,因为南弦月的笑容无比灿烂,连虎牙都露了出来。


 


“我等你,天天都等你。”


 


南弦月的话让纳兰容若一天都带着微笑,所有看见纳兰容若的人都觉得见了鬼了。大将军什么时候变成爱笑的人了?






评论

热度(260)

  1. 寂镜_小么Nia不是猫 转载了此文字